红包群网(www.hongbaoqun.net)是查找、推广、宣传微信群红包二维码的首选平台。严禁发布违法不良信息,用户发布信息时请遵守,违者将封号处理!

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热文 >

红包群/微信红包

红包群进微信红包群抢红包全民红包群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即可进入红包群

游戏规则:两元五包,抢到最少的继续发,同时最少的如出现二个的谁先!第一包为福利!第二包最少的继续。                         群规:进群的退群了就不要在进来了,这不是你家,也不是你捡便宜的地方,骂人的,刷屏的,打广告,发色情图片,立即坐飞机爱去哪去哪,滚犊子吧!群里的人拉朋友进群请慎重,耍赖的就不要往里拉了,自己的人自己负责监督!跑包的找不到人第二少的发一元启动包!群里配有管理员,每天起动包由群主或管理员发,起动包为一元五包,只后玩变二元五包,群规请自觉遵守!杜绝一切,不良饶包。逃包着进驻。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现代技术的发展,人们选择在节日和好友及家人过生日的时候,通过微信的方式发送红包来向好友及家人表达他们良好的祝福,尤其是那些远方的好友或家人;以此表达人们的一种浓浓的情意。
不管是除夕夜还是元宵节,“抢红包”都成了当下的时令活动。打开手机微信,一排排一列列齐刷刷的红包映入眼帘,让人馋涎欲滴。忍不住抱起手机心急火燎地按下“拆红包”,生怕自己晚了一秒钟红包就没有了。这种场景在除夕和元宵节已成常态,尤其是今年,红包交易量一秒钟便可交易五百万多次,让手机控们望而眼红、使无数青年昼夜不停摇手机的微信红包更成了本次春节的焦点。
“微信红包”和“春晚摇一摇”首当其冲,它们“引无数英雄竞摇包”。年轻人们无所不摇,连一毛钱都要抢的面红耳赤;大街小巷、天南海北抢红包大军无孔不入、无处不在。这些专属低头族们在阖家欢乐、共庆团圆时左右各一手机,有的眼睛像鹰爪一样死抠着屏幕,有的使出吃奶的劲儿上下猛摇,有的甚至走火入魔到摇出腱鞘炎,却至死不休,大有那处拼命架势与手机“生死搏斗”。在河南老家探亲时,我偶然在出租车广播听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并引发了我的思考“春节该不该有电子红包?”
社会上说法不一,支持大军和反对大军层出不穷,贴吧、话题议论上更是唇枪舌剑,争论不休。支持大军认为,抢红包乃春节市场的一大商机,各种支付网站可以通过人们之间的红包派送赚取巨额利益,以推动国家的数字化进程和互联网经济时代。据新华网报道,春节期间红包的收发量高达32.7亿次,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我国的人口总数,足以证明我国的互联网普及率相比去年再创新高。春节的大好机会也为商家们带来了利润,大规模的电子优惠券的派发成为了商家们买收人心,赢取口碑的一大利器,电子商店取代现实商店,不仅无需房屋租金、给予了员工自由的时间,还在某种意义上提高了我国人民的互联网就业率,真是一句三得。
还有网友提出,微信红包不仅对国家有益,对个人也是有益的。电子红包比起真实红包更具吸引力,就像数字比实物更有表现力一样;有时,一群人可以为抢一元钱乐此不疲,但要是一张绿色的毛爷爷掉在地上,可能很久都没有人去捡。所以,这样就减轻了春节红包的负担,因为在互联网上,一个红包可以送给10个人,但现实中,一个人可能收到10个红包。是的,人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抽象和形象他们更爱的前者。
反对大军认为,微信红包对中国传统文化和习俗是有所破坏的,在春节期间低头抢红包,不仅破坏了阖家团圆的欢乐气氛,还对健康不利。春节是中国传统节日,在这个节日里本就应该感谢先祖、祭拜高堂,若这种习俗被互联网所取代,便是有损中国文化的。支持这一派的大多是历史学者和老人,他们与新潮的科技进步思想碰撞出了火花,引起了社会各界在电子红包的看法上观点不一。也同时使我有了以下的想法:
红包还是可以抢的,但不能太过。互联网时代是现代社会发展的趋势,我们也应该顺势而行。抢红包一定要注意时间,不能长时间抢,也不可总抢,这样不仅影响健康、破坏春节气氛,也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与偏见;同时也不要因抢红包“摇一摇”影响到正常的庆祝活动和团圆,要是做到以上这些,我相信红包还是可以抢的。

By 商业价值杂志 [核心提示] 随着大量年轻人回乡与亲人团聚,春节期间微信红包势必会更大范围的病毒式传播,这个四两拨千斤的产品迅速被引爆的背后究竟做对了什么?
本文见于商业价值《微信的红包 财付通的局》作者:纪云&王伟。
随着昨天微信 5.2 版本的发布,很多人的微信里瞬间被“红包”刷屏了。
微信红包迅速在微信中刷屏的背后是一个名为“新年红包”的公众账号。可以预计,随着大量年轻人回乡与亲人团聚,春节期间微信红包势必会更大范围的病毒式传播,腾讯几乎不花什么推广费用就注定将会引爆马年第一个全民话题,这个四两拨千斤的产品迅速被引爆的背后究竟做对了什么?
操作方便背后的3个月布局
首先它很方便。用户只需进入“新年红包”公众号,选择发几个红包、发放的金额,写好祝福语,通过微信支付,红包就包完了。接下来发红包时可以发到群里,也可以单独发给某个好友。当对方打开红包后,只需要关联微信的银行卡,领到的红包就会在一个工作日之后自动转账。
用户感受到的方便不仅体现在操作的步骤简化,还需要极强的产品团队深入拿捏用户心理。根据《商业价值》杂志从财付通内部了解,微信红包产品从 3 个月前开始规划,12 月中旬开始内测,昨天才正式公测。在这三个月中,产品团队正在根据测试反馈不断做改进和优化,其花费的人力和精力已远远超过开设一个普通服务号。
例如,目前微信群中发红包最具趣味性的关键点是“抢”,“抢”本身会带来微信群的瞬间活跃并激发传播欲望。就在昨天,抢红包之前需要先写好祝福,然后才能开始抢,收集到用户反馈后,今天微信已经改为可以先抢红包再发祝福。
「抢」的乐趣
微信红包的第二个亮点在于游戏性。
推广产品一定要像马云推“来往”那种苦大仇深的方式吗?在今天的年轻人中,没有什么外在刺激比游戏化更能激发他们传播欲望的了,尤其是游戏化的过程中还加上了钱。

微信红包已经超出了红包的概念,它更像是一个社交游戏。传统意义上的红包,怎么也得几百块钱,都是极为亲密的亲友之间的行为。这一特性甚至也延续在此前单纯支付工具的红包产品中,拿去年春节通过财付通发放的红包来说,单笔红包平均金额也有 250 元。
微信红包则完全不同。如果发放时用户就知道肯定会拿到多少红包,除了感谢很难有更多兴奋。微信红包的做法一个是让大家“抢”,另外则采用了随机算法。抢到红包的人红包中的金额有多有少、拉开档次,会让每一次红包的发放都能有炫耀、有懊恼、有话题,才会激发用户主动的分享和传播。
现实里地上有两块钱钢蹦儿都没人抢着拣,微信红包中也许只会拿到一元钱的红包,大
家还是会抢得不亦乐乎,为什么?因为好玩。打开红包之前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有些小期待和兴奋,这个感觉有没有很熟悉?玩刮刮乐的时候不也是这种感觉嘛! 离不开强大的微信社交 除了方便和游戏性,红包能够在微信平台上引爆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社交化。 虚拟红包的玩法并非微信首创,支付宝上就早已有之,但是微信具备一个难以复制的先天优势——强大的社交关系链,这是其他产品多大规模的装机量都无法取代的。例如,支付宝也是移动端,发红包体验也还算便捷,却没有能如微信红包这样引爆。除了产品的细节,根本还是社交关系链的高下:比较一下你在支付宝里有几个好友,在微信里有多少好友,以及打开微信与打开支付宝钱包的频率就很清楚了。这种社交性使得人人都是主动传播者,你的每一次打开或发微信红包都使它传播到更多人,让微信红包更火,也让微信的活跃度持续升温。

“微信红包”年 猴年春节期间,人们微信“抢红包”的频次和金额再创新高。数据显示,农历除夕到正月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次数321亿次,相较于羊年春节6天收发32.7亿次,增长了近9倍。其中,除夕当日的收发数量为为80.8亿次,3年狂增505倍。春晚期间,支付宝“咻一咻”抢红包总参与3245次,是去年春晚互动次数的29.5倍。 当下,抢红包正从节日伴奏曲演变为过年主题歌。这段时间抢红包这个词出现在每个网民的视线里,不论是微信,微博,支付宝,大把的红包充斥着网络空间。甚至于央视春晚都与支付宝“勾搭”在一起,让大多数支付宝用户都沉迷在集齐“五福”的营销活动之中,而似乎大家永远都缺那么一个“敬业福”。俗话说,买的没有卖的精。不管是支付宝觊觎用户社交链,还是微信尝试新技术,或者线下厂商和服务业希望通过一个个红包与消费者建立联系,说白了,仍然都是商家的营销推广,广大手机用户千万别因为抢红包而忘了过年团聚的本意。
不禁想到小时候过年的时候,除夕夜最期待的就是春晚了,吃完饭便守在电视机前等待春晚开始的那一刻,八点整电视机上春晚舞台拉开序幕的那一刻心里总是会有激动万分的感觉一家人守着电视机,享受着团圆的时刻。还有在春晚新年倒计时我们总会在心里默默地与电视上同步喊出“10、9、8、„„、1”,然后在第一时间向身边的亲人朋友道一声新年好,送上新春的祝福。而如今抢红包的火爆,今年的除夕在新年到来的时刻,全中国有多少人把精力花在手机上,花在微博微信里去争抢那几分几毛几块的红包,不再是从前那样热闹地跟别人热聊,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家人和朋友身上,离家远的游子不再会第一时间给父母或是爱人通电话,不再有一起欢呼庆祝的时间。
如此说来,除夕倒数的意义何在?过年团圆的意义何在?是为了除旧迎新庆祝岁月走入新的一篇章,还是为了准备在网络虚拟空间里大赚一笔?再说,那些疯抢红包的人,你请看看手里到底抢到多少?几分?几毛?几块?几十?在抢红包里面大赚一把的从来不是我们这种无名的小卒,而是拥有众多粉丝具有比较大影响力能为运营商带去大范围宣传效应的人们。除此之外,赚钱的最多的实际上是抢红包这种商业运作模式所连接的受益者们,据说每个用户塞入红包的钱如果不提现的话微信微博等每天的利润就多达上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我们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计较那些蝇头小利的得失,反而忽略了身边需要你去爱和关注的人,最后换来的能有多少,反倒是自己失去的东西更多而让别人赚了钱。这是何等的悲哀与不幸?就拥有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华民族而言,本就饱受冲击的春节文化又再一次经受挑战。一个人抢红包花去几分钟,几百万人就花去了几百万个几分钟,我们中国人今年过年花去几百万几千万个和家人待一起的几分钟用来抢红包,岂不又是国人的一种悲剧?抛开早被嚼烂的网络与现实,年味消失,人际关系冷漠等等话题不说,光就我们长期以来坚持的新年钟声敲响时的庆祝的方式,如今都会因抢红包的流行而改变。长此以往,我都不敢设想我们的年会变成什么样。
换一个角度来说,央视微博微信这等具有巨大影响力的机构平台,本应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呼吁人们关注传统习俗,关注亲情,致力于恢复早就被肢解的社会人际情感。而如今依靠抢红包的火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或是赚取大量资金,导致越来越多的人陷入无尽的抢红包的大流甚至因此而上瘾,这或许并非他们的主观意愿,但是却给人一种他们利用人们赚钱
心理大发新年财并对社会价值导向毫不负责的印象。或许一些细小的措施或许都能够间接地改变人们的行为,如新年零点发红包延后10分钟,留出一点时间给人们向亲人祝福,如在抢红包的页面上提示真实红包相比网络红包的重要性。
抢红包这一种社交娱乐方式,事实上我自己本身也是抢红包大军的一员,我也亲身感受到了它的疯狂所带来的乐趣,可是当我看到抢红包慢慢由游戏变为令人痴迷的事情时,我不禁为此而感到忧虑。我们的红包真正该发给谁?我们该向谁索要红包?我们新年的第一件事到底应该是做什么?是依旧在等待那个未知的红包,还是放下对网络红包的迷恋去关注身边的人,像我们所怀念的小时候一样去享受我们国人为之而骄傲、喜悦的春节?
换个角度来看,小小的红包折射出的是互联网技术与文化对人们工作和生活的深层次改变。除了对普通用户的生活带来冲击,对于管理部门,如何去适应这种变化也是其需要长期面对的一道考题。随着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与红包类似的产品还会不断出现。为此,监管机构必须积极适应技术与市场的变化,及时给予相应解决之道。

 


本文地址: http://www.hongbaoqun.net/article-show-id-213.html

红包群网的内容由用户免费分享产生,若发现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尽快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5 www.hongbaoqun.net 红包群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