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群(www.hongbaoqun.net)是查找、推广、宣传微信群红包二维码的首选平台。

关闭登录红包群

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抢红包活动 >

惊呆!固阳男子入“猜红包”群输15万 红包赌局背后的秘密

惊呆!固阳男子入“猜红包”群输15万 红包赌局背后的秘密


家住固阳县的小陈最近很是烦恼,因为沉迷了两个多月的微信红包游戏,不仅一分钱没赚到,反而赔了15万余元。经过朋友的提示,他发现这是一种新的赌博手段。尽管案件尚未侦破,但小陈希望通过自己的遭遇,提醒他人不要卷进这样的赌博群里。14日,记者赶往固阳县,向小陈了解了这种“红包赌局”背后的秘密。

痴迷“猜红包”游戏 他两个月输光15万余元

在微信上抢红包成了很多用户热衷的娱乐活动,但如今小陈却对此“输觉不爱”。小陈在固阳县经营一家手机店,平时生意也算不错,2016年12月的一天,一位微信好友把他拉进了一个红包群,此后,他慢慢跌进了一个精心设置的“红包陷阱”。

“这个好友也是通过群聊加的好友,互相并不熟悉,但进入这个群后才发现,群内成员几乎都互不认识,但每天都在发红包。”小陈说,这个群跟其他群不同的地方在于抢发红包的方式不同。

虽然群内的成员来自全国各地,但在群里抢发红包却要遵守群主制定的群规。首先每个群成员只能发红包,不能抢红包,每次要发不少于50元的金额,且必须将红包分成5-6个。虽然平时普通微信红包只能装入200元,而这类红包群经过设置后可放入大额资金,几百元几千元都可以。群主有多个微信号,名字分别为0.5倍、1倍、1.5倍、4倍等,通过三方软件辅助,可将群内成员发的红包一下全部抢走。群成员在发红包时,同时会猜一个数字,作为“开奖号码”,如果群主的任意一个微信号所抢红包金额的尾数里有群成员所猜数字,成员就能获得相应赔付。“如果群成员发了50元红包,名字为4倍的微信号抢到的金额为15.02,那么这名成员就获得4倍的赔付,即200元。此时群内就有管理员与这名成员私聊,将200元的红包转给他。”小陈说。

14日,在小陈的店里,记者通过小陈的手机,看到了这个“红包群”内的热闹场景。“各位土豪大咖速度飞起来,秒赔付!全场禁0。”群主不时地发消息,群成员积极配合,用红包刷屏。“这个全场禁0的意思就是不得猜0这个数字。”

“我平时爱玩手机,当时没觉得这是一个陷阱。这种新玩法深深地吸引了我,为了能中奖,专门拿出一部手机来主动发大额红包,等着中奖。”小陈说,刚开始进群时还能中奖,最多一次猜中了尾数赢了6000多元,中奖后立即有专人来跟小陈私聊支付“奖金”。等玩一阵子时发现基本上输多赢少,几天就输进去三四万元。“越玩输得越多,自己就越上火,想要赚回来的欲望愈加强烈。”小陈说,到最后,自己一天发出的红包已数不过来了,最多一天发了近2万元红包,后来群主又把他拉进其他的红包群,几群一起发,结果越输越多。

小陈给记者看了一张“福利表”,群主承诺,群成员只要每天发2000-5000元的红包,无论输赢都可返福利66元,若累计发10万元以上,无论输赢则可以返1528元。

前几天,一位好友的提醒突然让小陈恍然大悟。“朋友说,他们都有软件操控着,发小面额的红包可能会得到赔付,但发大面额的基本都不会中。”小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中奖梦一直被软件操控着,自己这些年来的积蓄在短短两个多月就输光了。

群主或涉嫌聚众赌博 用“扫雷”软件或被追责

记者采访时,小陈的手机不停地响着,都是各个群里发红包的提示声。随意打开一个红包,就能看到已被群主抢走,而多数人不能猜中尾号。不一会儿的功夫,有的群解散了。小陈说下午群主还会继续把群里成员拉进一个新群。小陈还加了一个“24小时不停抢”的群,群里成员多的几百人少的几十人。小陈表示,现在他已经明白,这种群由一个团伙操作,每个群至少有一个人负责拉人进群,去别的群里加人后,再拉进这个所谓有规则的群。随后群内有操作人员负责抢红包、统计金额,更有专门的财务人员给赢得奖金的成员发放“奖金”。了解这一套流程后,小陈最近玩得少了,由于一天不发红包就会被踢出群,为了保留证据,小陈不得已每天也还在象征性地发红包,他说希望有参与这类抢红包群的人们早点醒悟,以免遭受更大的损失。“现在看来,收益最多的就是群主了,所有红包都是他抢走,而真正得到赔付的人少之又少,进群的成员几乎都赔了钱。”小陈说。

意识到这是一场骗局的小陈赶忙报案。由于小陈在开始进群时就注意留着所有信息,因此报案时他将手里掌握的材料都交给了警方。15日,记者从警方处了解到,目前该案正在调查中。随后记者采访包头市法律援助中心张宇律师,他表示,由于小陈是自愿进入群内,这类行为并不受法律保护,而组织活动的人可能涉嫌聚众赌博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利用互联网、移动通信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或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具有其中之一,就属于“开设赌场”行为。细看这一规定,可以发现两高将建立赌博网站等五类行为明确为“开设赌场”行为,存在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五类行为本身就是赌博行为。也就是说,即便是利用了互联网或移动通信终端等手段,如实施非赌博行为,也不能构成“开设赌场”犯罪。

记者在网上查询发现,全国各地均有此类案件发生,犯罪嫌疑人作案借助的工具就是三方作弊软件。而微信团队在回复媒体采访时,曾回应针对类似的“扫雷”抢红包软件(可秒抢红包),称这类软件违反了《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等协议规则的规定,对用户信息安全、财产安全等造成了极大安全隐患,微信呼吁用户警惕此类应用,合法合规使用微信软件。

微信团队表示,对于此类软件,将依照规定采取警告或删除部分或全部关注用户、限制或禁止使用部分或全部功能、账号封禁直至注销等处罚措施,对情节严重者还将拒绝再向该主体提供服务。同时,微信团队保留追究此类服务提供方法律责任的权利。

记者 宋美慧 实习生 田佳慧

 


本文地址: https://www.hongbaoqun.net/article-show-id-198.html

红包群网的内容由用户免费分享产生,若发现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尽快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5 www.hongbaoqun.net 红包群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