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群(www.hongbaoqun.net)是查找、推广、宣传微信群红包二维码的首选平台。

关闭登录红包群

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热文 >

故事:扎金花老手改打德扑,从鱼到鲨的进化

老余本姓赵,由于有一天他打了一手臭牌以后,被一众不留口德的家伙大肆嘲笑,其中三哥抚掌大笑说:“以后你不叫老赵了,你就叫老鱼吧。”


老赵就成了老鱼,后来有新朋友加入牌局,互相介绍,到他就有人抢着说:“这是老鱼。”后来他自己也和别人说:“叫我老鱼。”互留电话,我看见有人用手机通讯录留下老鱼电话后,写下名字“老余”。

老鱼于是成了老余。


老余玩德州之前玩了很多年扎金花,他就是最喜欢闷牌的那类选手,只要对手不看牌,他就永远不看。


我到现在为止对扎金花的规则还不是特别清晰,所以这种一闷到底的打法是不是可取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是不知道老余是从中尝到了甜头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他学会德州扑克以后,就把这种风格完全融进了自己玩德州的风格。


一开始,他经常不看底牌就跟注,所以那几天,桌上经常天然有三个盲注。后来给加了几次注后,老余察觉出吃亏,他就邀请其他人跟他一起玩闷牌的德州扑克。


当然没人和他疯。

老余这么玩,跟他殷实的家底有关系。他们原来住的村子要城市化,拆迁。老余提前好久预判了这个情况,他把他家三层的房子加盖到了六层,往上那三层,根本没用,就是个土坯子,要不是政策和技术条件不允许,他估计还能往上盖成摩天大楼。

所以后来拆迁时,他得到了比原来几乎多一倍的补偿,分了新小区四套房,还有一套是门面。然后那个小区的房价在几年中迅速暴涨了数倍……

2


老余后来终于没有放弃德州扑克回去扎金花,是在打了几场后,发现了一个比闷牌还刺激的玩法。

有一局牌,老余盲跟了一个大盲后,被教授加了一个大注,其他人弃牌,老余不得已看了一眼底牌,是一对4,于是跟注。翻牌236,教授下注,老余有卡顺可搏,跟注;转牌8,教授继续下注,老余跟注;河牌J,教授又抡出一大注,老余无奈地弃牌了。


这时小K把脑袋凑上前,对教授说:“教授,你偷鸡。”教授笑而不语,小K转头很肯定地对老余说:“教授偷鸡,他没你大。”

老余半信半疑伸手去揭教授的底牌,教授手略慢,想拦没拦住,底牌就被揭开了,是A和Q,什么也没中。教授怒喝一声:“老余,你干什么!”

这局牌以后,老余学到了两个扑克知识。1:不能去掀别人的底牌,这相当不礼貌。2:打扑克可以偷鸡。

老余学会偷鸡,从此一段时间这个牌局鸡飞狗跳。

一开始受伤害的是教授,老余在教授手上吃的亏要找教授找补回来。有这么一局,教授手持56跟了老余的加注,翻牌就是478,老教授中天顺,慢打,老余狠狠下注,教授只是跟。转牌是个小牌,2或者3之类的,老余再下注,教授觉得时机已到,直接就给喷了,老余接,翻开底牌是10、J,河牌掉张9。

还有一局很神奇的,胖子手持KK在前位加注,老余反加,胖子大额4bet回去,其他人弃牌,老余跟注。翻牌是K34,彩虹牌面。胖子过牌,老余就把大概底池两倍左右的后手筹码推进去了,胖子当然就很高兴的接了。

老余的底牌居然是7J不同花,跟牌面没关联,基本死牌。然后转牌发了张6,老余兴奋地大叫“5、5、5……”全场也跟着叫5。河牌咣当掉了张5,老余大笑,全场鼓掌,胖子颓在椅子上半天没缓过来。

这种例子挺多的,老余经常手持K5之类的牌在5789的牌面上狠狠下注,对手拿着A、9之类的底牌在他后面不知所措,他们也知道老余手里什么牌都有可能,中顺子也不奇怪,但是回头一想,更大的可能是老余不会比顶对大,于是跟注,河牌掉K……

当然老余这么打碰到有牌会输个大的,但是扑克就是这么一种游戏:你在大部分情况下是没牌或者牌不够强的。老余凶狠的牌风能让他得到很多弃牌的价值来平衡偶尔碰到的抵抗。当然老余是个聪明人,他在遇到异乎寻常顽强的抵抗时,也能壮士断腕,这也是他的厉害之处。

这种强盗式打法,让小K这类自诩为“技术流”的人很痛恨,同样是搏牌,老余比老刘难对付多了,但是他们也没有好的办法,于是痛斥老余这样根本是侮辱扑克这种智力游戏。老余怪眼一翻:“我乱打怎么了,我乱打给你送筹码,你不乐意啊。”

后来胖子就把乌鸦带进来了,老余不知深浅,频繁挑战乌鸦,第一次就大败亏输。他当然没认为这有什么,下次还找乌鸦对着干,乌鸦经验丰富,读牌精准。老余战术很难奏效。

老余连续被乌鸦收拾,大伙有了乌鸦,就如同黑夜里发现了光,开始更多地反击老余。同样,老余在大部分时候是没牌或者牌不够强的,在那段时间,他的战绩惨不忍睹。

不过,有一次老余走了后,乌鸦突然说了一句:“他打得挺好的。”

全桌愕然,老是被老余左右开弓收拾的胖子表示老余除了敢下注,其实什么也不会。乌鸦摇摇头说:“我没说他现在打得好,但是他以后肯定会打好,有胆、有脑、有资本,玩好扑克几个基本要素他占了一半,凭什么玩不好呢,只是时间问题。”

3

老余果然越打越好,很多以前的毛病,譬如入池频繁、频繁超池下注等毛病竟在逐渐消失了,但是激进一如既往,这让他变得很难琢磨。慢慢地,大家发现老余居然开始稳定盈利了,甚至在一段时间后,他居然成了盈利最多的,对职业牌手乌鸦也不遑多让。

那时,某宝已经有关于扑克技术的书在卖,据说,为了买书,老余这个最讨厌网络的土老帽居然自己把支付宝这个对他过于复杂的东西搞定了。

老余水平增长,一局牌可以说明,那局牌小K在前位加注进池,后面两人跟注,老余在按钮位跟注。翻牌是A♥5♥6♣,小K下注半个池,中间两人弃牌,老余想了想,跟注。转牌J,不是红桃,小K没做什么思考就下注一个池,老余略思考后跟注。河牌6♠,小K推出所有后手,大概比锅里还多一半多,老余长考后跟注。

老余跟注后,小K把牌盖了,一秒钟后,他突然说,“不行,我要看看你的底牌。”他把盖的两张牌又翻过来了,是K♥和Q♥,一直在搏花,最后没中牌,强行偷锅。


老余亮出J♥和T♥,小K跳着脚说:“老余,你就拿一对J,跟我这么多,你有病啊,你不怕我有A啊。”


老余笑说:“你如果不是四条和葫芦,那就什么也没有。”


4

有一回打牌,老余坐我上家,他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最近在研究小球派,因为比较适合我。”

我问:“什么是小球派?”

老余:“我也说不好,其实就是频繁地加注,你知道小球派最喜欢什么起手牌吗?就是小连张,56、78这样的,如果是同花色就更好了,中了就是巨大的牌,不中就偷,偷不下来就跑。”

我:“我认为你被骗了,任何派最喜欢的起手牌都是AA。”

老余怪眼一翻,似乎认为话不投机,转身就是一个加注。

老余对自己的打法自信满满,因为自信而凶狠,因为凶狠而常胜,因为常胜又更加自信。

那晚上,他再次大获全胜。



本文地址: https://www.hongbaoqun.net/article-show-id-994.html

红包群网的内容由用户免费分享产生,若发现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尽快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会尽快处理
Copyright © 2015 www.hongbaoqun.net 红包群网 版权所有